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新闻中心

【国际金融报】如何阻止无人机"黑飞""乱飞"?特金董事长姜化京这样说……

日期:2020-12-21 浏览次数:

“目前,无人机的‘黑飞’‘乱飞’现象,对我们的城市生活,乃至国家安全都带来了重大影响。”近日,在位于上海浦江智谷的办公室内,上海特金董事长姜化京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如是说。

作为无人机安防领域龙头企业的掌门人,在过去十年里,姜化京亲眼见证了无人机产业的蓬勃发展,也带领团队实现了在监管、反制无人机这方面的技术突破。

他告诉记者,目前,城市低空安全逐渐成为一项重要的社会治安问题,也是因此,我国对于无人机治理的法律、法规正在不断完善。同时,无人机监管产业应运而生,处新兴之时,拥有巨大潜力。

上海特金董事长姜化京.jpg

上海特金董事长 姜化京

【保障低空安全,无人机监管是关键

你曾在生活中接触过无人机吗?大家所熟悉的无人机,其实最早出现在二战期间,而现在,它已经可以出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但无人机不仅是成年人的高级玩具,它的应用范围超过人们的认知,现已涵盖农业植保、电力巡检、地理测绘、环境保护、气象监测等,紧要关头还能救人一命。本月初,常州消防利用一台双光热成像无人机在复杂的水域中锁定了一位落水人员,圆满完成救援。

但伴随无人机使用量的爆发式增长,违法违规的使用行为也频频发生。出于某些非法目的,一些人用来干扰航行、进行偷拍、跨境走私,这样的现象可以简单表述为“黑飞”“乱飞”。

姜化京对记者表示,低、慢、小是无人机最显要的三大特点,诱发因素太多,容易“黑飞”“乱飞”,在城市高空1000米的范围内产生安全隐患,只有建设安全畅通的“低空高速公路”,才能保障城市的低空安全。

要理解“黑飞”“乱飞”并不难,就像人们买了车之后要给车上牌照一样,按照政策要求,所有的民用无人机都需经过正规的注册流程,在这之后,机主才能获得合法的使用机会。现实是,目前我国无人机注册量远不及在飞的无人机数量。

“比如说因操控不当,无人机掉落在铁轨上,或是在公园掉落刮伤行人,这都是比较重大的伤害”。不过,更恶劣的是,在军事反恐层面上,2018年,委内瑞拉总统受到无人机的袭击。一年多以前,有人利用无人机袭击了沙特的石油管道,造成了国际油价5%左右的波动。“因为恐怖组织发现人肉炸弹是行不通的,但无人机就可以。”姜化京说。

那么,该如何对城市低空的无人机进行有效管控,防止其对人们生产生活及社会公共安全带来不利影响?姜化京告诉记者,解决无人机安全问题,需要依靠制度和技术的双重保障。

近年,我国国家、地方层面关于无人机行业的发展规划陆续出台。2018年,公安部发布了《关于无人机侦测反制装备列装配备的意见》,要求加快推进无人机侦测反制装备列装配备。在今年11月28日发布的《关于国务院第七次大督查收集转办部分意见建议情况的通报》中,要求加快出台《无人驾驶航空器飞行管理暂行条例》,建议加快成立无人机综合监管机制,为无人机监管提供法律遵循。

我国正在积极探索对城市低空无人机的管控路径,同时,市场也开始作出反应。当下,反制无人机“黑飞”“乱飞”技术设备成为大热。

【对自主研发有信心

上海特金成立于2003年,属于行业元老级公司,最近十年,特金专注于无线电监测与目标定位,以及无人机探测定位与管制。

姜化京并不是技术狂热者,他痴迷科幻电影,他跟记者提到两年前好莱坞著名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的作品《头号玩家》,故事发生在2045年,18岁的主人公生活在贫民区,机缘巧合下通过虚拟游戏升级打怪,最终抱得美人归。这部电影展现了很多新奇的技术,电影一开场就出现了无人机送快递的画面。

电影会成真吗?也许,普通人一下子就变成人生赢家的现实不常有,但至少,无人机物流已经实现了。美国著名基金公司Ark Invest此前预测,如果无人机物流成为现实,亚马逊的无人机可以在半小时内以0.9美元的成本运输货物。届时,运输成本将削减约90%,也正因此,一些互联网巨头连续好几年斥资开发无人机。

技术已悄然改变我们的生活,这也是姜化京所强调的。大学毕业后,姜化京先是进入航天二院工作,后来在一家德资企业工作。2003年,他自己出来创业。创业初期,特金主要服务于德企在中国的推广与售后支持。到了2006年,德国产品更新换代的速度已经无法满足中国市场对无线电监测产品的需求,姜化京和他的团队顺势走上自主研发之路,2006年到2009年,特金专注于频谱大数据软件的自主研发。

2009年是一个分水岭,特金最重要的“TDOA时差无源定位技术”研究就是从那时起步的。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姜化京发现政府每年都在花费大量的钱采购国外的无线电监测测向设备。而在当时的国内市场,这样的应用还不成熟。

“如果哪一天我们有能力跟国外公司同台竞技,在分享市场机会的同时,也不会在关键时候被卡脖子。我们就想,能不能做到?很幸运,经过10多年的研发,我们做出来了。在TDOA时差无源定位、无人机探测定位这一细分领域,我们没有看到友商做到同我们一样的水平,包括在欧洲和美国,我们有信心达到技术领先。”姜化京说。

接受记者采访时,姜化京提到了电影《天使陷落》等遭受无人机袭击的场景,他说这样的袭击是能够提前预警并作出反应的。他举例说,特金在参加某部举办的竞赛时,就因清晰识别定位出8公里外的无人机而获得一等奖。在另一场竞赛中,特金准确识别出近百台无人机蜂群,是现场参赛队伍中唯一一家实现多目标分离识别的团队。

【在一条赛道上坚持

姜化京告诉记者,TDOA是“Time Difference of Arrival”的英文简称,最底层的核心技术原理是“信号的到达时间差”算法,这种算法可以用来探测并定位无人机。这种无线定位技术路线最早被欧美国家用作军事领域,例如美国“沉默哨兵”和英国的蜂窝无源雷达。

姜化京告诉记者,最早的时候,国外都不肯将TDOA相关应用技术与产品卖给中国,特金的创新成就在于,通过自主研发,把TDOA的技术路线做成了一个看得见摸得着且可以参与市场的产品。据介绍,特金是国内首家把TDOA技术进行产品化和大规模商用的科技企业,突破了国外对我国的技术封锁。

2009年到2012年,特金先是研发了TDOA时差定位系统,完成对原型机的开发;在2012年到2015年期间,TDOA时差定位系统进入市场;从2015年2018年,不断迭代升级TDOA时差定位系统,并将TDOA技术应用于无人机探测定位;从2018年开始,投入重兵聚焦在无人机探测定位与反制这一监管市场,初步确立在细分领域的龙头地位。

这个过程前后跨越了十年的时间,对于一家民企来说,意味着极高的时间成本和风险。姜化京形容自己一路走来“非常小心谨慎”。他回忆起自己小时候家境和学习成绩都挺好,后来父亲生意失利,性格变得谨慎,认准一个事情,就想在这条赛道上拼到底,而TDOA时差无源定位就是姜化京认准的赛道。

“本来在无人机侦测、定位的细分赛道上,像美国Keysight和德国Rohde &Schwarz这样的一些国际顶级企业处于领先地位,但是我们突然发现,经过这么多年的追赶之后,我们成了领先。”姜化京说。

【市场尚处初始,未来成长空间很大

姜化京认为,无人机的侦测反制行业还处在早期阶段,但我国在民用无人机领域已经走在世界前列,不仅国内无人机市场规模迅速攀升,还是世界民用无人机最主要的生产基地。工业与信息化部相关数据预测,2020年,我国民用无人机产值将达到600亿元,到2025年产值将达到1800亿元。

无人机行业的爆炸性增长,以及相关非法活动的不断增加,共同推动了无人机监管行业市场的增长。基于这样的前景,无人机的侦测反制行业的市场潜力巨大。

无人机应用的场景非常多,包括重大活动、民航通航、铁路设施、电力设施、石油石化、边境防御、工信广电、商业园区等。要管多少个无人机,就要有多少安防设备,姜化京预估,我国无人机安防产业在5到10年内将达到千亿级别的市场容量。

记者了解到,在国际市场,我国的无人机监管、监控方面已经凸显很多优势。

目前,国外的同类企业主要还是以雷达、无线电测向等传统防控技术为主,TDOA时差无源定位技术限定在军用领域,而民用领域对该技术还停留在概念与研发阶段,少有规模化商用。

在落地形式方面,国外主要是以单区域、小范围防控应用为主,像城市级大规模网格化部署的方案还没有在市场上出现。特金TDOA网格化无线电监测定位技术已经实现这一点,该系统还成功服务于多起大型活动,例如70周年国庆阅兵、G20杭州峰会等。

目前,无人机监管产业的整体市场渗透率不高,但姜化京认为,我们已经迈过了一个很重要的门槛——也就是市场教育,已经初步成熟了。“低空产业需要合理的监管,只有这样,才能支撑起整个行业的良性发展”。

【国际金融报报道原文链接http://www.ifnews.com/h5/news.html?aid=118946